当悲观者与乐观者灵魂相遇

随言随笔 3664 Views 3 个留言

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吧台转椅上,从敞开的窗户望去,我看到了闪烁的星星,还有楼下依稀可见的泥土、路灯,保安室闪烁的灯光和几个晃动的身影,仿佛 还有一个漂浮不定的我。疼痛让我忘记了我还活着,似乎已经游走在一个人的世界里,周围的所有都在我眼中消失,于是,我开始尝试对昨天的回忆,或者回忆今天我到底吃了什么饭,我是不是忘记吃饭了,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还活着,星星是不是真的离我很遥远,我成了一个彻底的囚徒。

仿佛我看到另一个模糊的我,静静的坐在牢笼里,从牢笼中的铁窗望出去,依稀看见定格的星星,还有栅栏上的铁丝网。每天我懒得走动,根本就不想费力的走到窗子边,去观看窗户外地下的小草,是不是已经随着季节的变化开始了蠕动,我就坐在囚室潮湿的地上依着高墙沉思良久,或者忘记我是在囚室,让自己的灵魂也开始游走于整个房间,做一个简单的放风活动,在这里没有书可看,对面囚室里还有一个呻吟不断的病号,来的比我早,只是因为感冒难受不断喊叫,我默默地对着她,在心里说了一句:进来了还娇气什么,既然选择进来就放下你 的尊严,似乎她听不到我的声音,在囚室里我找不到镜子,不然我一定的照照,镜中的我一定说话了,只是没发出声音,因为连我都没有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。

每天的每天,我看着太阳升起又落下,找不到活着的理由,因为我觉得我很累,根本没有站起来力量,写一篇上千的文字都需要思索很久很久,还是无法找到自己要表达的主题,草稿箱慢慢的都是半拉,很久不说话的朋友似乎日志也更新的太慢,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彼此曾经认识,说的话越来越少,就算偶尔的想起,也只是简单的打一个招呼,似乎都没有了开始誓言。

我开始对另一个我的迷茫思索,囚室真的是我希望归宿,还是我只是暂时的蜗居,等有一天我想明白了会重新站起来,带着微笑和阳光走出那个自我囚室,疑惑真的需要人指点一下,愚不可及的我真的彻底绝望,不想走出那个画地为牢的我。难道我真的就这样一直对着一个简简单单的窗户,望着窗户外遥不可及的星星,或者日出日落,只是做深深的叹息,还是傻傻的发呆,希望忘记前身网上的更多羁绊,疑惑只是为了忘记那些真实的疼痛,得到暂时的一个解脱和盲目迷失。

选择的路无论前方有多难,就算跪着也要走完,那曾经是我用心刻下的字,刻在了我的灵魂深处,此刻的我不禁质问这个发呆失忆的我,这个还是曾经的那个我吗,你的斗志在哪里,记得当初有人说过要我走进潜规则,我回绝的是那样坚定,为了一个目标的实现,我要用一生追寻直至生命消失,我会用十年的时间来证明这一切,我要她走进我的潜规则,我要操纵自己的人生,就需要付出比别人多于几倍甚至十倍的代价。我被自己的言语征服到心服口服,很多时候忘记了面对现实,这种慷慨激昂的话让我奋斗了几百个日日夜夜,可是我也忽视了一个现实,我在进步同时,别人也在进步,如果我一直这样不能大彻大悟,对人生持悲观的态度,就会慢慢失去更多,很少有人体会和懂得这个失去。

悲观不一定是生活的无能者,乐观者不一定就是生活的强者,有的悲观往往有着坚强的韧性,有的乐观者往往在一个特定时候会变得迷失,正如很多人的确每天很乐观,乐观到上网只是为了聊天快乐,忘记了我们已经没有多少可以挥霍的时间,年轻的资本还能炫耀多久,只是一瞬间的刹那。悲观者也只是暂时的心智迷失,随着思考会慢慢觉醒,相对这样悲观的我也只是暂时的失意,一个人什么样的时间观念,就会有什么样的时间,观念和意识决定了这个人的价值,时间虽然和物质、和空间有不可分割的内心联系,任何脱离空间的时间是不存在的,我无法超越时空,也无法挣脱枷锁,所以也会有暂时的不理智和思考,经过思考后我会更加成熟和完善,也会来一次彻底蜕变升华!

转载请注明:小可博客 » 当悲观者与乐观者灵魂相遇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网友最新评论 (3)

  1. 👿 我是来抢沙发的.

    君说2013-03-12 08:59 回复
    • 好吧,我放你出来,看是不是沙发.

      小可2013-03-12 12:57 回复
  2. 有意义,有收获,谢谢提供

    千飞蕾2016-01-11 07:44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