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务员的二奶心态

东拼西凑 3662 Views 2 个留言

这两瓶矿泉水就是上周六贵州省公务员笔试,某公务员培训机构在各考场外免费给路人和考生分发的。一瓶水的能量,不足以道破当下公务员生存之现状,但足以说明一点:公务员就是打不破的铁饭碗,且是何等的炙手可热。

至于公务员的二奶心态一说,则源于近日网络上盛传的这么一个段子,说基层公务员的生活是从每天擦桌子开始的,而生命同样是在日复一日的擦桌子中得到延续,归根结底一句话:“基层公务员靠每天擦桌子证明自己还活着。”更有公务员抱怨工作了几十年,还是副科级。此举自然招致舆论一顿板砖,端着铁饭碗,旱涝保收的公务员尚且一副祥林嫂的模样,到处哭诉不幸,叫生死由己,冷暖自知的非体制内人员情何以堪,挨板砖是情理之中。

公务员叫屈,在常人眼里那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用两个字来归纳的话,就是矫情。这也就从侧面反映出了公务员,特别是那些常年待在基层碌碌无为不得志的公务员的二奶心态。那么,何谓二奶心态,简单明了一句话:梦想着有天能扶正,成为名正言顺的正宫娘娘,也算是百年的媳妇熬成婆。

公务员再加上二奶,这舆情敏感度瞬间达到极点。而公务员的二奶心态,应该说是人之本能表现,试问,有多少人不梦寐着有朝一日飞黄腾达。公务员这碗公家饭,代表着某种恒定权益和优越阶层的金色标签,这个多少人跳不过的时候恨不得砸碎,跳进去的时候,又恨不得它永垂不朽的铁门槛,无论什么朝代,人们追随它的热度从未曾降低过。

这就如同二奶,无数人打着道德的旗帜恨不得将她们统统打入地狱,即便如此,二奶从未因此而绝迹。二奶之风与官僚之风两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,却有着本质上的相通之处。 二奶为何渴望被扶正,渴慕的不外乎是名分所带来的种种尊荣,因为包二奶的非官即贵,若真因为爱情,又何须一个虚名来验证。

同样的,哪怕是最为基层的公务员,有几人不渴望着步步高升,享受手握权利之杖,指点江山之快感。若公务员都抱着‘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’之节操的话,便不会因个人仕途失意而纷纷患上了“副科病”。而二奶扶正的代价可能需要耗上青春年华打一场持久的家庭保卫战。至于升迁的代价,用“空,贡,冲,捧,恐,送”这求官六字真言足以囊括;毕竟奉承者总是靠爱听奉承话的人吃饭。

至于有多少二奶最终被扶正这是个未知数,但有官方数字统计,90%的公务员是副科级以下的干部,这也就表示副科级被扶正的几率只有10%。而这10%恰恰是公务员日复一日擦桌子的动力。更有一非官方数据显示,70%的公务员是吃闲饭的。如果真如媒体所言,基层政府是国家治理体系的末梢,基层公务员是一个个细胞的话,那么,是否可以这么理解,当下天朝70%的治理体系末梢处于坏死状态。要知道任何细胞的过度膨胀,都会变成癌,而今,已然是到了末期。

总而言之,公务员之牢骚,就是二奶们偶尔得不到临幸的所谓寂寞空虚冷的表现;应了这么一句话:日久不一定生情,但日久一定见人心,多少二奶最终人老珠黄,沦为弃妇,被三奶,四奶取而代之。同样的,基层公务员若是真龙,定不会甘愿被困浅滩抑或摇尾乞怜;大可辞职不干,择木而栖,一飞冲天。自怜自艾的恰恰是那些能力不足,却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者。正如董桥所言:江山可爱,每一代能出那么几个风流人物,是各苦生灵数十年也好,是各领风骚五百年也好,也就够了。而公务员的二奶心态是公务员本身的问题,至于如何消除公务员的二奶心态,却是当权者应该思考的问题。

转载请注明:小可博客 » 公务员的二奶心态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网友最新评论 (2)

  1. 专制时代形成的惯性,无解~

    无纯洁2014-04-16 20:37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