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东拼西凑 4266 Views 4 个留言

围栏续花,囚海而渔,沉沉趋趋,淼淼郁郁。

故里繁华,戎马倥偬,也曾圈圈漪漪,也曾轰轰烈烈。

越梦而眠,越苦寻乐,浮生是一场恢弘的绝唱,攀缘着苦集灭道悲喜无常,蕴苦藏凉,为乐为欢,似力挽狂澜慰藉虚无,却不顾一切放纵了自如。芳草萋萋,浮云依依,归期归期,应应如期。筑筑青叶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。孑孑之影忘川流不息街,开寂寂之虚,行稳稳长路。

此生无妄,此心无涯,忽然不忍回望埋葬在温暖城墙里的笙歌蛩音,纵无法睥睨苍生,无缘顺势而为,终日如履薄冰,依然傍山而立,依水而行。忘来去无形的悲,忘良莠不齐的欢,从夕阳起至婆娑影,毕生怨怼已然售罄。此去,苘苘丛暖,万物生长,祈咫尺福禄,如影随形。

如同一尾搁浅的鱼,迷失了停泊的岸。一生际遇白云苍狗,涸辙之鲋尚且求生。心之所向,素履以往,生如逆旅,一苇以航。悲欢深处其实空无一物,我们都厌倦了唯唯诺诺地生存,有时却又不得不饮鸩止渴,拼命在海岸线停留的瞬间撕心裂肺地呐喊,又在日暮垂下那一刻掩面而泣。这一生,踉踉跄跄地,终于走过了被爱诅咒的荒芜。

卧花作息于当下,我与岁月遥遥相对,与命运冰释前嫌,与自己握手言和。平生或者一场欢,杳然消逝不觉悲。或者,生性冷冽,容易被惦。本兮骨气,不留罅隙。风啸不再,案旁蝶钗成影,景覆窗台。原在遥不可及的过去,贫瘠枯朽的光华脉络,漾进跌宕起伏的牵绊,注定纠纠缠缠,世世相逢。

来生,入世。天地之极,物我两忘。在良莠不齐的宇宙光年里静候一捧来自未来的礼花,闭目之际神往万千尘事。陌陌泉流涌起无数海浪,而我卷起今世爱憎分明的浮生,轻抚山涧棱角分明的纹路,往事步步退让,青花乍然盛放,有候鸟盘旋于空中来回打转,它们在歌唱;烬阑珊之遇,橪全年之幸,不急不躁,不愠不火。

朦遇札记,经诉可修。或不可无哀极乐,或不应无恨而爱,则痛楚无疾而终,则时日否极泰来。既已倾尽半生绣卸,川流寒窟必候,敝履华衣不弃,遁天入地相随。簌渥蒲心,佩兰以和,田田禾叶,屏风羞湄,渭水以南,苍苍颜去。此年,逐念绕云散;逐怨对伤止;逐安如一日。

折折叠叠,皆是浮世。

臻于至善, 全系我愿。

转载请注明:小可博客 » 无题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