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色流转的年华

随言随笔 3536 Views 3 个留言

文■树儿

流年碎影在指尖轻轻旋转

时间仿若流水,不可迂回,不经意间,秋天迈着沉稳的脚步,缓缓而来。天气终于有些凉爽了,虽然中午还是很热燥,但毕竟清晨和夜间是清凉的。这样的天气对我而言,是宝贵的。我生来怕热,可能是体型过重的原因。整整一个夏天,我都是在闷热、阴郁中度过。

子寒说我这样可不行,不但不利于自己的身体,就连身边的人,也会受到影响。我无言以对,只能扬起嘴角,来个无声微笑。我看不见自己的脸,无法确定,我的嘴角真的是在微笑吗?我惟一能感知的就是,我的嘴角是真的,动了。

回不去的时光,流走的不仅仅是岁月的风尘,容颜的清丽。某些情节,无人知晓,某些场面,无人能解。说实在的,有那么一刹那,我分明看不见一丝光明,听不见一声欢笑,剩下的只有那无垠的旷寞。说好了,2012的夏天,三千红丈,再次繁华,无论生活在何处,日子过得如何,我们都要一起去旅行。可是,人生永远不是设计好的,而是出其不意的。这个夏天,我们经历了一场揪心的煎熬。我不敢说,我怕我一开口,便会跌入深谷万劫不复。我不敢看他头上的白发,我怕我会崩塌。我一直认为那是我的错,是我错误的决定,才有了今面的局面。它不仅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败笔,更多的则是我对女儿的内疚。

在某个深夜,我从梦中惊醒,再无睡意,于是起身,打开窗子。深远的夜空,宁静清澈,月亮躲在了树梢后面,也有几颗星星,疲乏地眨着眼睛,即便是这样,也是好的,至少它是平静的,它是自由的。我喜欢这种时刻,褪下伪装,还原一个真实的自己。我有诚心做一个真实的人,也很认真地做着真实的人,可是,在某些时候,真实却终究抵不过真相的残酷。

摊开的掌心,错综杂乱的纹理,蜿蜒成一条条人生之河,扑面而来。有一种被挟持的感觉,是我颠倒絮乱了生活,还是生活驾驭了我。疑惑,徘徊,踌躇,仿若不顾一切钻出土壤的春草,铺满一地。龚自玲有一首诗:未济终焉心飘渺,世事都留缺陷好!吟到夕阳山外山,古今谁免情绕?说的很好,也很让人心动,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之事,残缺是必然的。

我自言自语,失去沉稳。子寒说这样的我,看起来更加得凄凉。我找不出任何理由来反驳子寒,只能想着,孤独并不一定永远孤独,失去的并不一定不再回来,转身的并不一定不再回头,残缺的世界才是正常的。

心上疏影,清香满衣

清晨五点钟,我就醒了,辗转反侧,再也无法入睡,干脆从床上爬起来,左顾右盼,小小的屋子,寂寞的窗棂,寂寥的抱枕。床上有些凌乱,昨晚翻看的书籍,散懒地躺在床上。忽地想起一句歌词,枕着你的名字入睡,而我是抱着书本睡着的。此时此刻,我不再向往单身的自由生活,也不再向往独自霸占整张床的欢喜。但另一方面,值得欣慰的是,这里虽然只是一个小村子,却有着蔷薇色的阳光,清新的空气,湿润的泥土,甚至晚间会有虫鸣蛙叫声伴着入眠。一想到这个,心中的欢喜大过伤感。

这里的生活,是我最熟悉最亲近的。但仍然有一点惊悸,从前一路奔波,是从山村走到都市,如今却又回到了过去,回到了小村子。我住在这个叫横海村的地方,住处的前面和后面都有一大片菜园,菜园的两边长满香蕉树,芒果树,正是果实累累的季节,每棵香蕉树,芒果树上都结满了重重的果实,还有一种不植物不得不提,那就是甘蔗,啃甘蔗很久很久,才知道它们是怎么生长起来的。甘蔗长到一半的时候,是不是因为叶子过多,会影响到甘蔗的长度,我曾看见老乡把每一棵甘蔗上多余的叶子用刀除去,让更多甘蔗的根露到外面。开满黄绒绒花朵的是丝瓜,清丽的花瓣在沐浴了阳光,充吸了雨露之后,显得更加娇艳明媚。

常常,我会站在窗子前,听着狗儿的叫声,看着天色一点一点亮起来。有些奇怪吧,在农村,通常情况下,村民们是听着鸡叫声起床,而在这里住了这么久,我都是听着狗叫声,很神奇吧。百思不得其解,也就懒得去探讨,毕竟在这寂静时刻,偶尔有个声音凌空而起,对我而言,心里也算是安稳了许多。

我们眷恋一个地方,是因为在那里有我们爱过的人,我们不舍得丢弃某样东西,是因为它与我们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过往,我们欢喜,我们感伤,我们沉默,偕因心中那份执热的情愫。我们曾经是那么的纯粹,那么的美好,宛如长在村子马路两侧的无名花,极其讨喜的花瓣,微风中轻轻摇曳,阳光下兀自绽放着。

心存希望,心存期待,如果在这个地方生活得久了,将来某天若要离开,我会怀念些什么,又或者我会留些什么在这里呢。呵呵,我是不是想得太遥远,世事如浮云,瞬自万变,或许将来的事情,我们无法预测,但认真过好眼前每一分每秒就好。我们可以设计生活,并为生活而奔波,我们可以设计人生,并为人生而努力。但生活只是对生命的维持和延续,人生只是对生命的储存和安放,当生命的全部在生活和人生中产么震撼、发光发热的时候,生活和人生的意义才体现于生命的全部。

六点钟的时候,天渐渐亮了。不过,今天的天空有些阴暗,仿佛随时要下雨的模样。应该是这样,虽说深圳还很热,但毕竟已入秋,也是雨水多的季节,早晚间也开始慢慢凉爽了。沾着露水的花瓣,绿草,清澈而洁净。走在路边,看着因露水亲吻而显得娇艳的花朵,我会忍不住伸手轻抚花瓣;走在草坪上时,我会忍不住蹲下身子,手指轻轻落在草尖上,肌肤瞬间被一股清爽所侵袭,很是美妙。此时此刻,生活是美好的吧。

流云若水。摊开掌间的似水年流

我一直在回避,回避某些情节,慢慢的心中有了一丝荒凉,也有了一些抱怨。在来时的路中,回首再回首,发现有一段没有记忆的路途。我不知道,这是不是一种故意的失忆,还是一种糊涂,总之,就这样,什么也记不起来了。恍惚间,有一片殷红呈现在我眼前。嗯,那是一种名为彼岸花的花。它的永恒主要来源于花叶至死不相见的凄美。这个似乎和我的叙说无关,但莫名其妙的,它就那么不经意地从我脑海里闪过了。

阳关古道,八百里秦川,当日踏过的小路,想必如今已是绿柳成荫。一寸柳,一寸柔情,殊不知,这千条万条的杨柳,枝枝叶叶间深藏着多少的哀愁。论语中有说:亡而为有,虚而为盈,约而为泰,难乎有恒矣。世界并不完美,人生当有不足,留些遗憾,反倒可使人清醒,催人奋进。当年夸父追日,虽说精神可嘉,但人最珍贵的莫过于生命,如果为追求完美到忘我的地步,势必酿成悲剧,这样就不值了。这样想着的时候,心会豁然开朗。
时光就像一条河流,表面缓缓流逝,内里却是波涛汹涌。秋天的样子越来越清晰了,清晨藏在草尖的露珠,晶莹透彻,路边悄然落下的枯叶,被风卷起,发出沙沙的声响,就像是督促秋日脚步的钟声,还有就是,秋阳变得越来越温润了,天空也越来越深远了。还有那些面对朝阳坐着的小鸟,不得不说,它们变得越来越讨喜了。

子寒说秋天是恋爱的季节,她要去谈恋爱了,我只是轻轻噢了一声。她在电话里极其愤恕地吼了我一嗓子,便消声匿迹了。我们交往的不咸不淡,她经常失踪,我也不太记挂,就像她出远门不牵挂我一样。但总是剪不断,时不时纠缠不清。我一直停在原地,不曾远行,她总是东奔西颠,还时常身无分文地睡在KTV里。有一次,她去西双版纳,竟然花到口袋里一毛钱也没有,最后还是去了一家酒吧,打了一个月的工,挣够机票钱,拖着黑瘦脱相的脸,疲惫不堪的身子,回到了北京妈妈的家中。我以为,经过那次惊险,她不再冒然行动。是我想错了,她仍然我行我素。我只能对她继续失望。很奇怪吧,这种经过千百次的失望,我们仍然纠缠不清。

爱是黑夜里的光,失意,痛彻心扉,颓废,忽然有一双温暖的手伸到你面前,那将会一种什么样的感动。天有多高,人心就有多远,在薄凉面前,忽然有一张微笑的脸,如同冬日里的一抹暖阳,温暖了彼此的心房,对此还有什么迟疑的呢,这样的渊源,怎么能不纠缠到底呢。嗯,有一首歌最能表达这种心情,《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》。

寂寥的心,似乎飘得越来越远,这并非只是不幸或不快乐时,才拥有的一种情怀,它大概是生命的一种迹象吧。即便整颗心被幸福塞得满满的时候,有那么一刹那,还是会有一点小伤感。窗子外面,云淡风轻,映入眼帘的仍然是一片绿色,绿色总是充满希望,充满生机。最惹人注目的,莫过于马路边上,爬在树枝架上的丝瓜,那种黄色的花瓣,素静不张扬,却非常讨人喜欢,至少我看着就很喜欢。

我想起在自已家乡生活时的情景,那个时候,我满山遍野的疯跑,杏子成熟的时候,野草长高的时候,我会去摘杏子,割青草,虽然身体觉得很疲乏,但心情是愉悦的,因为那山那水,那花那草,那泥土,是那么的亲切。慢慢的,这种情景越来越远,也越来越模糊,我们都走了,离开了,即使回去,也只是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,那山那水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很是怀念,那一段清苦却又充满温馨的岁月。

我依然自言自语,但至少从今天开始,我会写下来吧,即使看似白开水般无味的流水帐,我都会尝试着写下来。子寒没有了踪影,就像是我从电影屏幕上硬抠下来的一个人物,张扬过后,便烟消云散了,而我依然停留在这里,向往着,期待着……

就在这里,碎碎地念

有些话不能说,说出来会让你万劫不复,有些事,不能做,做了会让你戴上枷锁,永远无法逃脱的那种。黑夜之中,清澈的双眸被一缕蓝色的火焰覆盖,透着幽灵般的煞光。子寒说,如果不是被伤得太重,怎么会有如此惨烈的壮举。我缄口不语,我们只是途经此处的观客,不必知道得一清二楚,这世上的人,谁的心里还没藏着那么点愤恕,无处可泄也就罢了,难道还要被挖掘出来,赤祼裸地展露在阳光下么。我想,做那种事的人,品性肯定是极差的。就那样放着吧,不管是愤恕还是憎恨,终有一天,会消散的。

子寒说我完全陷入模棱两可,左右摇摆的境地。我想,我死都不能承认,便开始不断的狡辩,一次次的抵赖,一次次的躲避,还是无法决然。行云渺渺,烟水茫茫,我终究还掉进自己编织的网里,丝丝入扣,锁住喉咙的颤栗,不是绝望却胜似坠落。我想,那样也是好的吧。生活么,不就是在矛盾中挣扎历练。

中国好声音,一次音乐的盛世宴会。他们的年华,他们的泪水,他们的美好,他们的挣扎,包括他们的梦想,全都在各自的歌声里表现得淋漓尽致。我想,就在他们张嘴发出声音的瞬间,绝大部分观众被他们的歌声所感动。什么是好声音,在我看来,并不是华丽唱腔的融合或唱技的精湛表现,而是那种能深入你的灵魂,让你听完之后,还欲罢不能的声音,即便是毫无章法的唱法,只要是能打动人心的,就是好的。在这里,我们听到最质朴的声音,我们听到天籁般的声音, 我们听到最洋气最奔放最柔情的声音,期待,这场音乐盛宴,能坚持最初的理念,真正做到,这是一场不理睬样貌,不翻看身世背景,只关注声音的好音乐。

雨滴敲打着窗台,合着一种奇妙的声音,那是花开的声音。“一指檀香的慈爱,让思念不会腐坏,注定了一份真情,一个人的未来。爱是永恒的存在,像一朵花儿的姿态,即使被冰雪覆盖,娇艳会卷土重来,你若盛开,我愿在这里等待。”我自是写不出这般美好和句子,但此情此景,让心绪开始宁静,因为安静,便可听见平日里听不见的声音。这一场雨的到来,恰如其分,让热燥的空瞬间变得清新起来。雨中摇晃的花朵,雨中静默的楼宇,看起来,都是纯粹洁净的。

我喜欢天色这副模样,暂且放下红尘琐事,只专注于这场雨,让心灵在这场雨里得到彻底的清涤,然后变得透亮些,温温煦些,清澈些。刘塘说过,在心田里埋下一颗种子,给它取一个名字叫作希望。我的期望,其实并不高,只要能简简单单,心安理德过活着就好,当然温饱问题是首要。也许是我太胸无大志,只要家人平安健康着,一家人在一起生活着,就好。可能是因为年级增长缘故,这个时候,对于希望却又无望之事,表现得淡定了,不争不辩,不强求,随遇而安。

转载请注明:小可博客 » 烟色流转的年华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网友最新评论 (3)

  1. 这会儿好困,信息量有点儿大,不过文字看上去都很美

  2. 容许每个灵魂走它自己的路

    江超平2012-09-07 00:43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