夫 。叙

随言随笔 4155 Views 4 个留言

文/ 月之     写到这两个字时,最先想到的就是“妆罢低声问夫婿,画眉深浅入时无。”。

而每当念起这两句的时候,都会想到绿窗案前,放着铜镜妆奁,眉眼婉约的女子,明眸浅笑,朱唇黛眉,青丝斜鬓,秋瞳脉脉……这幅画卷是极美的,所谓举案齐眉,也不过如此。

只是,让我动心的却是另外一种景致。

同样这幅场景里,女子手中恰恰是未执黛笔的。因为一直都认为,最幸福的女子,该是由男子为她画眉的。所以,即便我并不喜欢优柔的张无忌,但在他答应为赵敏画眉一世的时候,我心里已然原谅了他对周芷若的牵挂。若干年后,我读饮水词,看到纳兰说:“冷艳金消,苍苔玉匣,翻书十眉遗谱。”我便执拗的认为,纳兰也如同张敞,他是为卢氏画眉的。而且画的一定是“远山黛”!

谁说过,嫁人,是女子一生的事业。于是我一厢情愿的认为,若夫婿如张京兆或是纳兰性德,便是把事业做的极好的。

这样的认知未免主观,也未免太过不合时宜。只是,我执着着。

每个女子的生命中,自然都有几个荡涤心湖的人,或是青春如火的邻班男生,或是象牙塔里走过来的学长,也或者只是下班路上转瞬回眸的一个路人。就那样相遇,就那样相识,继而就那样相知,或者也就会那样相爱,只是,可曾那样相许?又可曾那样相伴?

世间的事,也许只有蹉跎了才觉得美好,就如年华,就如阅历这东西。在我韶华如花的时候,心里虽然艳羡赵敏那样的本事和造化,却从未想过牵起我手的那个人,能否为我终生画眉。

苏芮那首《牵手》其实很骗人,谁说牵了手的手,来生还要一起走?!可等我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,已然是有些晚。我从来不期许来生,只要今世。可我要的今世也未必是他给得起的,我的诗书妆奁也未必是他要的起的。

这样的人,可惜的错过,可惜是因为单纯,而错过却是因为不懂得,不懂我的人,又何必?

于是,我开始寻找意象中的那个人,那个人要懂得“为伊浅画眉”的意境,哪怕他抱怨“扫黛嫌浓,涂铅讶浅,能画张郎不自由。”我也会觉得别有意趣。

这样的人不是没有,只是,这样的人……或许可以“白首不相离”,但终究不能“执手偕老”。

我通五言,我写七律,我精长短句,所以我是难得的知己。我在北国,我懂苍茫,我有天生冷峭,所以我便是天涯之外一缕梦,醉其中,太难醒。相生相克的道理,笔下带着烟雨的男子,终究是我的向往,能在字里埋下吴楚风韵的才华,已经值得我动容。

云书款款,行行可为黛,字字可做笔。只差为我案前画眉,也只差能为我案前画眉。天南地北到底太远,那条长江隔断的又岂止是南北?说到头,还是缘浅,说到头,还是我执着于携手。

这样的错过很是可惜,错过是因为我的执着,而可惜却是因为这种懂得。张爱玲说,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。我懂了,所以我慈悲的放手。而我的慈悲,就是对自己的悲悯。

佛家说,放下执著,是大功德。可惜,我只是个红尘凡胎。

许多年之后,我对着镜子拿着眉笔,却不知道落在哪。我问他会不会画眉毛,他说不会。

“那你总要为我做点什么吧?”

“我可以帮你洗头发,洗衣服,洗碗,洗地板……”

总之,我依旧可以写字看书,依旧东西南北游荡。而我所求,并非是真的对镜画眉,因为,我是从不化妆的。

事情有时候就是如此简单,却总要在饶了一圈之后才尘埃落定,既要懂得,也要执着。女子一生的事业,我是终究没有做到极致。夫如纳兰者,千古之下,也只有薄命的卢氏一人。相知懂得如沈宛,也终是无法执着,纵是佳话,也不是夫妻。我料沈宛终究是不曾叫过一声夫君。

若论爱情,这是极佳的段落。可若论嫁人,终究还是执手画眉更惹人羡。

千古之来,过往矣。今时今日,值得你锦衣披红的那个人,是否懂你?又是否愿意成全这份执拗?

转载请注明:小可博客 » 夫 。叙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网友最新评论 (4)

  1. 拿下沙发、、我喜欢素颜!!! :mrgreen:

    落梵2012-11-28 10:59 回复
    • 你喜欢魔鬼

      小可2012-11-28 12:28 回复
      • 我喜欢魔鬼的身材……咦,没有那个色色的表情!!! 😀

        落梵2012-11-28 14:05 回复
        • 😀 大家都知道你很色了,不用表情来烘托。

          小可2012-11-28 14:06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