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过繁华,细数寂寥的微笑

随言随笔 6468 Views 1 个留言

繁华的世界,打动不了一个人的孤独,如同一群人的狂欢理不透狂欢背后的孤单。于是一杯酒穿肠,谁在屋檐下,弹奏一曲殇别调,淡淡的琴弦又能拨动谁早已沉寂或狂欢的内心?摇曳不到的心弦,在此刻显得尤为惹眼,曲调戛然而止。

繁华似锦的街头,我骑车飞速而过,冷风在耳畔讲述着寒气的摸样,我认真聆听着它的述说,它说:你能看到这繁华背后布满的哀愁吗?我环视着眼前的景致,瞬间倒退而去,我看不到冷风讲述的繁华背后布满了怎样的哀愁,也感触不到它究竟想要像我表达怎样的怅然,它只是依旧伴随着我飞奔在繁华的街头,一同感受我一个人的孤独,并且轻声吟唱着呼呼的歌声。

我时常举棋不定,在繁华的尽头究竟有怎样的风景?我是否应当脱离这种繁华的萦绕,到尽头去看一看,或许那头是更为孤单的空旷,也许是另一种失望,但恰恰是这种失落之感紧紧拉扯着我狂躁不安的内心,我视图继续前进,无论多美的风景都不能阻止我前进的车辙,哪怕一群自感幸福的人们告诉我,这里满是幸福的影子,我还是会继续在姓许的时间里,继续闯荡着,无论孤寂或是惆怅。

风刮着我向东漫无目的的驶去,或许在下一个路口,会有落花死去的温柔,虽然这种残景有些讽刺,但终究要比喧嚣的吵闹要安静许多,我不正是在寻找半许宁与净吗?踏着光阴的身影,嘴角微微扬起骄傲的微笑,在脑海中化诗为酒,泯一口,瞬间畅快淋漓,微弱的内心再次感受到莫名的鼓舞,或许斗酒诗万篇正是这种感觉,下个路口是否就是采菊南山下的惬意了呢?

车水马龙渐渐稀少的远方,依然翠绿的柳枝一次次抚摸着我的黑发,画一般的神奇,偶然落下几滴昨夜雨,一阵清凉瞬间爬满全身,我似乎可以看到昨晚行人在柳枝下撑起纸伞,三三两两结伴而行,感触自然最亲密的接触,也欣赏夜景最为贴切的真实。唯有躲在云后的那轮月,或许还会讲述着最沉默的言辞。它说:我依然明亮着,等待着云去雨散,送给你们最朦胧的美。我骑着车上听到月这样的温柔的言辞,不经意间再次微笑起来。

繁华的灯红酒绿,虽然遮盖了月最美的温柔,但藏不住一夜时光盏的苍老,只有月依然默默的重复着它的容颜;再美的朱门酒肉,也留不住他们最终赤裸裸的离去,唯有朦胧的雨依然点滴拍打着大地的脆响;胡乱的誓言许诺,即使那样的刺骨般温柔,也不会欺骗一颗寻求真理的内心,唯独充满希望的微笑,才能在苦苦的等待中,努力的争取真实世界的归来,哪怕这一切假象是如此的以假乱真,也不足以征服万人皆醉中愿意独醒的人儿。

于是我在倒退的街景中思索,为什么明明知道历史是混不过去的,假象还要死死的揽住真实的归来的道路?画面上的野草,难道真能蔓延了真实世界的土壤?朱颜不改的绝不会是东施效颦,西施依然会在吴王的身边,教给吴王纸醉金迷,带着吴王声色犬马,引领吴国沉湎在女色丝竹之中,最终覆辙轮回的定数。难道烽火戏诸侯真的要怪褒姒冷酷的面容吗?或许周天子早已经将这个世界埋汰在美女之后,于是历史的车轮撵过周王朝,也破灭了吴王的专制梦。

在历史的幻影中,我的车辙已经来到乡村小路上,一亩亩厚实的土地萦绕在我的眼前,那抹刚刚从后土出露出小角的麦芽儿,充满希望的欢快地看着奇怪的世界,它们在泥土香中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于是我想,这片翠绿是否可以一直将和平的世界送给人类?我想应该会这样吧,只是人类的欲望永远不会让这片翠绿太过长久。白色的竹篱笆闯入我的视野,偶然一只白色的蝴蝶在落在竹篱笆上,我有种儿时的冲动想要摘取它的翅膀,忽而傻傻的笑了笑,自己不正在奢望自由?何必剥夺它的自由?自私的自由是永远不会得到自由的,唯有万物的自由才是最真实的自由,我看着这只白色蝴蝶缓缓飞起,歪歪曲曲的飘到我的眼前,绕了一个圈,似乎对我扬起赞美的舞蹈。

在往前已经没有路了,我在道路的尽头驻车瞭望,周遭被树木、麦田,还有竹篱笆上的蝴蝶紧紧包围,我张开双臂,微闭双眼,深深的贪婪地呼吸着清醒的美妙,看来失落的欲望并没有让我得到失落的结果,我始终在孤独的尽头感受到了最唯美的景致,哪怕周遭没有一个人的存在,也没有繁花似锦的流淌,但只有这简单的景致已经是最为奢侈的美了,我想很多人是无法像我一样去享受这种简单的美好。

站在断桥上,我很想大声的呐喊:我喜欢这里。虽然没有人可以分享我的喜悦,不过已经足以将我的心情淋漓尽致的表达,那边一朵不知名的花儿,转身,回到车上,我深深的知道我远没有它清闲、自在,源自繁华的喧嚣,还要回到它的周遭去继续社会人的罪责,罢了,归来辞去吧,对这画一般的风景画下句话,道一声珍重,珍重。

转载请注明:小可博客 » 踏过繁华,细数寂寥的微笑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网友最新评论 (1)

  1. 👿 美文,学习

    愚蠢的凡人2012-10-18 12:52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