的内容

烟色流转的年华

文■树儿 流年碎影在指尖轻轻旋转 时间仿若流水,不可迂回,不经意间,秋天迈着沉稳的脚步,缓缓而来。天气终于有些凉爽了,虽然中午还是很热燥,但毕竟清晨和夜间是清凉的。这样的天气对我而言,是宝贵的。我生来怕热,可能是体型过重的原因。整整一个夏天,我都是在闷热、阴郁中度过。 子寒说我这样可不行,不但不利于自己的身体,就连身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