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言随笔

随言随笔,写些自己想写的,情情爱爱,乱七八糟的东西。分享情感文章,和一些原创文学作品。

填梦为泽

这个乍暖还寒的午后,阳光散淡模糊,那些树木在忽冷忽热的天气里,挣扎了一身的绿意。 有那么一些时间,心是恍惚散乱的,周遭不停歇的喧闹呼啸着从耳畔经过,却什么也未曾听见。 那时的世界,是一片凌乱无序的荒原,杂草丛生,无从寻找路途,无处安顿心境。 筑草为城,填梦为泽。含着疼痛收割过漫无边际的梦境,辛苦整理秩序,未曾停下一抹...

用感恩的心记住他们曾经的给予!

人的一生总会经历很多坎坷,就如同行使在浩瀚大海的一艘船,总是要经历风霜雨雪、电闪雷鸣的考验,走过的路多了,看到的风景和收获的经历就会相对增加,如果一直恐惧灾难时刻到来,畏惧不前,缺乏足够的勇气和经验,就永远没有收获。我们不能因为生活中有了这些恐惧,让自己停止在一个没有成长、没有发展空间的一个死板位置上,既然我们无法拒绝...

鱼在水眼中,水在鱼心里

鱼随水而游,水围鱼而绕,鱼和水说一辈子相随,水对鱼说用心珍惜一生。 水在鱼心里,鱼在水眼中,水是鱼的泪,鱼是水的灵,魂魂相惜。 你在哪?我在这!听到了海浪拍打着礁石,那是水对鱼轻轻诉说“我很好!因生命中有你,不孤单” 我在这!你在哪?沉睡在珊瑚海中均匀呼吸幻做我的梦,朦胧中说“我很好!因梦中有你,蝶舞不残缺” 鱼儿喜欢...

在成长中学习孤单

在成长中习惯了一个人打拼,习惯了一个人闯荡,习惯了一个人独处,习惯了一个人静静思考问题,习惯了一个人落泪。 一个人轻轻同自己聊心声,这些秘密,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,将其封锁的秘密,只能自己明白,不是不说,是说了没人信。 喜欢站在窗口远视静景,林立的高楼大厦紧紧相拥,彼此是那样协调,伸展在灰白雾茫中,只留下模糊身影。 喜...

酒不醉人人自醉

酒不醉人,人自醉。结束了并是另一个开端,今天可以说是借酒消愁,可又能消去几成,一成也没有,反而多了几成,回不去永远都回不去,明明都知道我钟情很深,尤其是友情,我把它们看做自己的生命,应说比命还重要,想哭,并想大声痛哭一场,夹杂着一些委屈和一些亏欠,秽浊着不可分割,我宁愿伤其自身,也不愿伤其旁人,受到半丝伤,看着他们痛,...

烟花三月《散步》

终日坐在电脑桌旁,眼睛疲劳了很多,腿也一直未曾改变现状,难得有时间做运动,于是,在暖暖的阳光照射下,终于给自己一个活动的理由,舒展一下不能动的筋骨。所住的小区是新式楼层,所以有很多值得留恋的好去处,楼与楼之间间隔的空隙还算可以,随意的站在楼下就会看到很多散步的老人和嘻嘻的孩子,已经开始活动那禁锢了一季的筋骨。 随意的散...

当悲观者与乐观者灵魂相遇

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吧台转椅上,从敞开的窗户望去,我看到了闪烁的星星,还有楼下依稀可见的泥土、路灯,保安室闪烁的灯光和几个晃动的身影,仿佛 还有一个漂浮不定的我。疼痛让我忘记了我还活着,似乎已经游走在一个人的世界里,周围的所有都在我眼中消失,于是,我开始尝试对昨天的回忆,或者回忆今天我到底吃了什么饭,我是不是忘记吃饭了,我...

如果没有遇见你

如果没有遇见你,我也不会有今天,这个貌似小小的成就,可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大地安慰,这里面包含了我的心血和泪水,人们根本不能理解我对于写作的赤诚,不能理解我对于写作的执着,我爱着它们,它们给于了我的第二次生命,是我从此不再孤单,我的心再次跳动了,我的灵魂再次复苏了,我很懒,什么都是随心,随性的,做什么事情都要等,一等再等,...

一字值几斤

把文字变成纸就不值钱,不管作者写的多生动,文字多唯美,写的多入微,写的多到位,就算作者通过文字把读者带到身临其境的梦幻,感动的读者潸然泪下,只要文字粘到回收二字,不管作者写的是散文、 杂文,还是把文字写成书,都要论斤卖。 文字变成文章是作者的心血,就像田地间耕耘是农民,所付出辛劳的汗水。写一篇真正很好的文章,并不简单...

清醒着羽化成蝶

回首看了一下,我那不是所谓文章的文章,心里有种羡慕,羡慕那个会有很多点子的我,羡慕那些如虹流水的文字,感觉那些不是出自我手,而是另一个在代笔,所有文字不是我之写,而是另一个无名的我在代劳,真的羡慕这些文字灵感,我怎么写出的,它们都是从何而来,不假思索一翻,经过一段时间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,拿起笔总是断断续续的,不能再行如...